韓日關系緩和迎來新契機

李治宏

2020年02月11日09:17  來源:
 

  2月6日,韓國外交部亞太局局長金丁漢與日本外務省亞太局局長瀧崎成樹在韓國首爾進行司局級磋商。圍繞強征勞工及日本對韓出口限制等問題,雙方進行了會談,但仍未能縮小分歧。

  磋商未能縮小分歧

  在2月6日的磋商中,金丁漢再次強調韓方就二戰韓籍勞工索賠問題的立場,并敦促日本盡快撤回對韓的出口限制措施;日方則堅稱對韓出口限制與強征勞工問題無關,會談未取得實質性進展。

  此次磋商是繼去年11月東京磋商后,雙方時隔3個月再次會談。據韓聯社報道,韓國最高法院于2018年判決強征二戰韓籍勞工的日企賠償損失,但日方認為該判決違反《韓日請求權協定》和國際法準則。

  《紐約時報》報道稱,日本于2019年7月宣布將限制半導體、智能手機和電視屏幕生產中所需的特種化學品的對韓出口,均為韓國大量依賴日本出口的產品。韓國認為日本此舉是針對強征勞工索賠問題進行報復。作為回應,韓國向世貿組織申訴,并宣布單方面終止韓日《軍事情報保護協定》。

  2019年7月,強征勞工索賠案韓國原告方表示,由于被告日企沒能在最后期限內同意與原告方展開賠償磋商,原告方向法院申請變賣已扣押的被告日企資產。據日本共同社報道,變賣手續預計最快今年上半年獲得韓國法院的出售命令。2月6日,韓國外長康京和表示,被告日企資產“何時被變現將成為關鍵”,她同時重申“由于是司法手續,政府無法介入要求推遲”。

  歷史問題才是根本

  “去年以來,韓日兩國關系實際上是有所回暖的。”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呂耀東接受本報采訪時表示。

  “最大的進展就是重啟雙方《軍事情報保護協定》。”據《朝日新聞》報道,2019年8月,韓國政府曾宣布終止旨在實現雙方共享軍事情報的《軍事情報保護協定》,以回應日本出口管制措施。但在協定即將終止的6小時前,韓國最終決定有條件地延長協定終止時限。

  “在成都召開的中日韓領導人會議,也為韓日進一步溝通和磋商創造了可能性。”呂耀東表示,“這次會議也加深了中日韓三國對地區和平穩定、區域經濟合作以及維護多邊貿易體系的共識。”

  呂耀東表示:“此次磋商中涉及的強征勞工和出口管制問題,是兩國關系改善進程中一個繞不過去的坎兒。這兩個問題本質上是一個問題,有因果關系。盡管日本方面認為兩者無關,但顯然勞工索賠問題引發了日方‘報復性’的出口管制。”路透社報道援引韓國總統文在寅的話稱,“這是一場沒有贏家的比賽,包括日本在內的各方都是受害者”。

  “兩國在某些短期的、現實的問題上取得了一定進展,但雙方最終還是要回到根本問題上來談。”呂耀東認為,“說到底,如果歷史問題解決不了,兩國關系很難得到根本改善。”

  雙方緩和意愿強烈

  韓聯社報道稱乐动体育投注app,第17次韓日文化外交局長會議2月7日在東京舉行。這是韓日兩國時隔6年重啟會議,或有利于雙方加強交流。

  今年以來,日韓關系緩和跡象明顯。據日本NHK電視臺報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1月的施政方針演說中將韓國稱為“最重要的鄰國”,表示“殷切地期待著遵守國與國之間的約定,構筑面向未來的兩國關系”。

  “日韓兩國政界緩和關系的意愿是比較強烈的。相較去年,安倍在今年的演說中將韓國的位置提高了許多,這其實釋放了重視兩國關系走向的積極信號。韓國方面,文在寅在接受日本新任駐韓大使遞交國書時也表示,韓日領導人應更經常交流,這是對安倍的回應。”呂耀東分析,兩國經濟界同樣不希望看到關系繼續惡化。“無論科技層面還是市場層面,東亞地區國家聯系密切。日韓兩國關系若長期惡化,對雙方經濟發展和人文交流都有很大的負面影響。”

  韓日之間還有諸多考驗雙方未來關系走向的挑戰與契機。

  呂耀東認為,日韓兩國現在面臨一些亟待解決的現實問題,包括兩個東道主的問題:“中日韓領導人會議今年的主席國是韓國,而日本即將舉辦2020年東京奧運會,這其中離不開雙方的理解、溝通與合作。”此外,在應對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中,雙方也加強了信息共享與合作。“這三個迫在眉睫的問題如果能得到有效解決,雙方關系會進一步緩和。”

  →→更多時政新聞

(責編:申玉環、吳三葉)
 

視頻新聞

熱點排行